快捷搜索:

父亲和我诗歌

是父亲遗留下

刮不尽的髯毛

从左到右

从没

刮干净个过

胡渣

像父亲那坚挺的腰板

影象中

不停坚挺

前世

是父亲的

兄弟

千年以致万年

每一条脉络里都

流淌

与他一样的血液

还有那

割不段的

情义

是父亲修剪不完的苹果树枝

总有那么几枝

在树上错乱横生

老是反复手舞剪子

剪去

我多余的枝条

只乐意是您

逝世后的

影子

追跟着你的方式

永世

陪伴你

我是

一年四时修剪不完

必要

你呵护的

树枝

您是

那参天大年夜树

为我遮风挡雨

是您的树苗

是最像您的那小我

你哑忍

风风雨雨

历经,坎坎坷坷

却从未听你提起

我看在眼里

泪落在心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