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满江红中秋寄远的赏析

原文

快上西楼,怕天放、浮云遮月。但唤取、玉纤横笛,一声吹裂。谁做冰壶浮天下,最怜玉斧修时节。问嫦娥、孤冷有愁无,应华发。

玉液满,琼杯滑。长袖起,清歌咽。叹十常八九,欲磨还缺。若得长圆如斯夜,人情未必看承别。把早年、离恨总成欢,归时说。

赏析

这是一首中秋怀人词。它并不重视对月夜美景的详细描绘,而只借玉轮的圆缺和宴会的气氛来体现对远方亲人的怀念之情。其内容略同于苏轼名篇《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但风格与伎俩互异。苏词充溢浪漫气息和奇特想象,此词则快言快语,直道目下事,直抒心中情,写实特性对照显着

上片写赏月。当头一个“快”字,活跃的体现了作者借月怀远的迫切心情。以下写月而寄情。最可留意的是“问嫦娥”二句。嫦娥茕居广寒宫,凄惨孤寂,这仙人日子怕不好过吧,想必你早已愁得头发花白了!这里暗用李商隐《嫦娥》诗中“嫦娥应悔偷妙药,碧海彼苍夜夜心”的句意。这实际上是明写月中仙子,暗指自己的怀念工具。从自己对对方的怀念,设想对方也在切切里之外孤零零地怀想自己,大概头发都急白了吧?语意双关,蕴藉隽永。

下片直接宣写离情,渴望早日团聚。过片四句,由夜宴喝酒和歌舞引出人各一方的忧闷。“叹十常八九”二句,以月之难圆而常缺,喻人之离多而会少。“但愿”以下至结尾,则转为乐不雅奔放之调,笃信离其余日子定会以前,有情人终有团圆之日。这与苏轼“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同一襟怀胸襟,表达的都是对人生的乐不雅立场。作者终究是英雄壮士一流人物,虽写各人难免的离愁别恨,却不堕入低沉零碎之中,更不作无病呻吟,这恰是辛派豪爽词的素质。

作者简介

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生,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市)人。南宋爱国词人。诞生时家乡已被金所攻克,二十一岁参加耿京引导的抗金叛逆军,任掌布告,1162年奉表南归,高宗召见,授承务郎,转江阴签判。后任司农寺主簿,出知滁州、知江陵府兼湖北安抚使、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使、湖北转运副使、知潭州兼湖南安抚使等,任职时代,都采取积极步伐调集流亡,练习队伍,奖励耕战,袭击豪强以利国便夷易近。后被诬落职,先后在信州上饶、铅山两地闲居近二十年。暮年被起用知绍兴府兼浙江安抚使、知镇江府。在镇江任上,他分外注重伐金的筹备事情,但为权相韩侂胄所忌,落职。平生空想未得舒展,1207年10月3日,终因忧愤而卒。后赠少师,谥号忠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